基督門徒福音會

從 CGNER Wiki
跳到: 導覽搜尋

Christian Gospel Disciples Church

中文名稱:「基督門徒福音會」以下簡稱「門徒會」



評級 異端 / 操控性教派
創辦人 張熙和(Eric H.H.Chang)
創辦年份 1979年
發源地 香港、加拿大溫哥華
教派規模 分佈世界各地華人社區
組織架構 教主極權制
所屬宗派 沒有
自設分會 多倫多、温哥華、香港、星加坡、馬來西亞、澳洲、尼泊爾、印度、英國、印尼、菲律賓、泰國等地設立分會
強調 預言神蹟順服委身門徒訓練



目錄

77年班芙冬令會事件

七十年代加拿大各大學的華人基督徒學生團契(Chinese Christian Fellowship, 以下簡稱CCF) 十分興旺,不少香港留學生在CCF認識福音。每年CCF都聯辦大規模的冬/夏令會。加東各大學的CCF在多倫多以東的Trent大學舉辦,而加西則在洛機山的Banff舉行。於一九七五至七七年,加東CCF聯合夏令會連續三屆都邀請了這位剛來自英國利物浦的張熙和(以下簡稱張氏)為首席講員。由於張氏講道有極大的說服力,著重釋經、委身、及基督徒生命的操練,當時在不少華人學生中引起很大的回響。在加各地華人教會亦紛紛作出邀請。 張氏漸漸為當地華人教會所認識。

一九七六、七七年間張氏受聘到加拿大滿地可牧會,是現今基督門徒福音會(簡稱門徒會)的母會。七七年張氏應加西CCF聯合邀請作是年冬令會講員。在大會舉辦的第二天,據悉由於他不認同「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和過份強調「行為稱義」 大會突然宣佈停止張氏在大會所有講道。事後張氏在自己的教會中否認傳講「以行為得救」,曾經參加當年大會的人,也有著不同的看法。由於會方沒有公開張氏講道的錄音帶,這事始終無從查究。自此至終他認為事件是極端加爾文學說支持者悍衛其信念引致,而他只是如實傳講神話語,却遭其他教會逼害導致他跟其它教會疏遠,從此過著自我封閉的教會生活。

自創門訓系統

Banff一事後,張氏與加拿大華人教會不再有任何聯繫,只在滿地可福音會開始全職工人訓練。自七八年至八五年間,共培養出三隊全職工人,八五年後才移居香港繼續其門徒訓練事工。 全職工人訓練隊成員初期不少是來自加東夏令會認識張氏的大學生,後亦有從各分會培養的會眾,絕大多數是大學程度或擁有更高資歷的專業人士。


正式創立

1979年第一期訓練完成,期時門徒會並未正式成立,這批完成訓練的熱心信徒,被張熙和差派回港開荒,初見成效之後才以「基督門徒福音會」名義,在香港正式登記成立。期後,各期畢業信徒亦多以香港作為跳板,實習牧會事奉,才差派往不同地區開荒。1986年張熙和將訓練大本營搬回香港。第九期之後的訓練,則改於國內進行。

危機湧現

門徒會第二及第三隊相繼回港,發展迅速,成員包括現時香港區的監督之一李錦豪。至第六隊時,張氏已訓練了過百名全職工人。他們個個不計酬勞,盡心竭力擴展教會事工。隨著教會的發展,問題亦相繼浮現:

團隊之內部不和——隊員之間的衡突通常由隊員自己平息。若無法平息,張氏處理的方法是把有問題的隊員分開,調離本團。當團隊在處理教務不能取得一致時,團隊通常向張氏請示,以他的決定為依歸。漸漸出現了同工越過團隊直接請示張氏的情況,日久便形成同工只向張氏負責 (accountable only to 張熙和 )而無需向團隊負責,大大削弱了團隊互相平衡監管的精神。

與外界隔離——門徒會因長久與外界隔離,加上張氏以門徒會為“餘種”(remnants)自居,平信徒及同工不自覺地形成一種優越感,視自己較其他教會信徒更屬靈更長進。

對平信徒的操控——因同工們牧養教會的確不遺餘力,獲得會眾極大信任。大多數的平信徒都十分主動分享自己生活上大小事情,並尋求同工意見。久而久之,部份同工不自覺地越過了界線,變成操控仍不自知。平信徒亦因習慣了這種形式的牧養,視之為理所當然。偶有平信徒不接受“指引”,便被視為“不順服”,在同工中把他們列入心中的黑名單;也有為此受不公開紀律處分的。一些平信徒投訴同工的個案雖時有發生,但這類投訴通常不會公開,除當事人及有關同工外,教會其他會眾絕不知情。 其實操控的問題在門徒會早期已偶有發生,但多與個別同工本身性格有關。但隨著教會的發展,操控已漸變為普遍的現象。

修練「通靈術」

全職工人訓練內容倒退——張氏第五隊訓練的內容,比以往的訓練明顯地遜色。有海外同工私下分享說每聽第五隊訓練的錄音帶時,他都感到心靈沉重,情緒低落。及至第六隊訓練,內容更形空洞。尤有甚者,在第六隊訓練中,張氏開始教導一種“由他始創”的禱告方法,他稱之為COHEN—Calling On His Everlasting Name。祈禱者只須不斷重複主耶穌的名字,據稱不同的音域便能與身體不同部位產生共鳴,幫助祈禱者進入禱告的境界。張氏已開始把學員導入新紀元秘術之中。

內部衝突

同工與張氏的衝突——在第五隊訓練期間,張氏與一對資深的同工夫婦關係上產生了很大問題,這在門徒會是極罕見的,亦因這事間接導至門徒會日後同工流失。 這對夫婦從最初便跟隨張氏,曾是張氏忠心的得力助手。衝突內情不盡知曉。但他們在私下分享中,提及張氏在多倫多教會中曾責備他們花費教會金錢買了一部汽車代步,並公開指責他們的團隊牧會不力。整隊同工十分沮喪。其後更被解散,回港等候再被分派出工場。 事實上,門徒會同工的薪酬往往不及一個家傭,且無任何醫療保險。而張氏自己的薪俸卻是同工的五六倍,再加上各樣津貼,其差距更甚。指責同工花費教會金錢,而且出自張氏的口,是非常不合情理的事。導至兩者關係惡化,原因可能不只一兩件事。兩位同工仍選擇不公開與張氏缺裂,第五隊結業後,便侍機請求允准離港,另覓工場。 同工離開後,張氏在不同場合及受訓中的學員面前,對他們猛烈攻擊,並挑撥同工群起作文字批鬥。 與此同時,另外一對不絕對順服張氏的資深同工亦被逐出教會。

當時,在教內相當資深的黃茗楷牧師夫婦,因沒有與張氏同一陣線排斥上述同工,引致張氏極大的不滿。他開始在他倆的教會事工上,多次刁難和挑剔;並且用手段離間黃氏夫婦與其他同工的關係和彼此的互信,試圖把他們孤立。他們在這情況下仍然保持緘默並對張氏仍存尊重。最後當張氏要求黃牧師夫婦要在任何情況下,即或明知他是錯時,也要對他絕對忠心順服。到此地步,黃牧師夫婦看到他已在多方面逾越聖經的教導,他們不可能再在他的屬靈領導之下服事教會。黃牧師夫婦遂於九六年決定遞上辭職信,黯然離別服事了十多年的弟兄姊妹。其後他對黃牧師夫婦的離開,作出兇猛並且非理性的評擊。

委身盟約

其後因兩對資深同工先後離開,故於1996年9月4日張熙和之助手李錦豪,在內部文件中開始釐定委身之意義: 在新學員加入訓練之後,教導及要求所有學員必須終身跟隨及絕對順從張牧師,不服從者即如可拉,因背叛摩西致死。 再於同年10月18日及11月10日在內部文件中張熙和在聲明中訂明「師生盟約」:所有辭職離開的同工等同敵對神,等同離婚背棄主和犯淫亂。同年11月13日再發表內部聲明指他本人得一異象:那些離開他的同工們被魔鬼圍繞,他們損毁師生盟約,犯下神看為嚴重的死罪,並非代禱可以挽回。 1997年「門徒會」要求所有同工和張熙和結盟,表面上是弟兄互愛和委身的表示,但是張熙和引用林前一章十二節原本講述教會中不同恩賜的經文解釋為委身的次序,要求同工在立約之前考慮他們對他的委身是放在甚麼位置。首個立約儀式於當年7月1日,在香港中環分會舉行,一直對張熙和處理黃牧師夫婦離職手法存疑的萬得康牧師,由於他們夫婦倆當時身在以色列,缺席了這次「誓師大會」,回港後親自向張熙和表達對此盟約的疑慮,認為此舉已違反了聖經教導,惜張氏雖無言而對,卻仍堅持己見,導致兩人進一步決裂,萬氏夫婦離開門徒會。後來,萬得康牧師夫婦透過公開信形式,披露他們的調查報告,盼望門徒會會眾正視教會領導層的極權作風,和要求信徒絕對順服的手段。

預言主再來

門徒會雖然提供眾多有系統性的訓練,但其對學術的態度卻顯得固步自封,表現得非常排他,張氏亦經常在講道中灌輸「反智思維」,批評其他神學院不濟,和很多傳道人雖接受了神學訓練,生命卻仍很差勁,所以輕視神學訓練。卻要求信徒絶對服從他。他喜以先知自居,曾用計算數字和聖經密碼來推算主再來的日子。在不同聚會多次預言主耶穌基督將於2000年,及後又推至2006年會再來,並教導信徒應視此日期為大限,鼓勵他們輕看前程,更多的委身給教會,有信徒因此導致活在惶恐當中。

爾撒運動

張氏教義偏差的明顯化,始於推動「爾撒運動」,此宣教運動的訓練內容,據悉是張氏為尋找與回教世界的「共通性」,而根據他個人對「可蘭經」的理解,論到有關「爾撒」(即:耶穌)的描述,來否定三位一體,更否定耶穌是神,只認同與回教信念相近的「一神論」。起初參與受訓的信徒只以為是一個「回宣」訓練,後來了解到訓練內容竟公然推翻教義,在向導師多次表示質疑卻未得到正面回應下,導致不少信徒都在困惑下,忍痛離開。

外界質疑

2007年8月5日在香港的宣道會北角堂,舉行了一個名為 「基督門徒福音會是異端嗎?──可蘭經等同聖經的默示嗎?」的公開聚會,參與者非常踴躍,會上有近十名見證人分享,從不同角度探討門徒會的種種問題。(詳參時代論壇第1040及1041期報導)

《獨一的真神》出版

2009年初門徒會出版新書《獨一的真神》,張熙和在這著作裡,只認同聖經是絶對的一神論信仰,只推崇雅偉神「YHWH」,承認衪是獨一真神,否定三位一體的道理。更否認基督是神,他只是完全的人,並自稱此舉為秉承著「唯獨聖經」的精神,以聖經來審查教義,他認為聖經並沒有『三位一體』的字眼或思想,是基督教神學之加入聖經內。他這部著作更公然在其教會網頁內介紹,甚至透過巴士站燈箱廣告向公眾推廣,據悉他是以此書作為對07年8月5日聚會指其為異端的回應。

今天發展

到目前「門徒會」大約有廿四間分會遍佈海外,在香港則有八間分會。發展事工包括書刊及文字事工、影音事工、電台廣播事工,以及網上事工。透過電台廣播,門徒會的教導成功接觸到廣大的內地居民,好些人因其所提倡的絕對委身而感到好奇,許多慕名者以不同途徑接觸門徒會,邀請他們協助訓練信徒。門徒會對此亦非常重視,多會分派人手到當地發展。所以門徒會在國內的規模是難以估計。